借政策東風,物流園區能否迎來發展新機遇

物流園區規劃在距離三環最近的地方,政策卻規定廂式貨車不允許直接上三環,需繞道而行,浪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這是石家莊開發區的瑞川物流園區內入駐企業都曾面對過的一個尷尬局面。
借政策東風,物流園區能否迎來發展新機遇
  據記者了解,瑞川物流園區位于世紀大道以北,距京港澳高速和世紀大道互通橋出口300米,北臨307國道1公里,距東三環3公里,然而這樣一個地理位置優越的園區,卻曾因為開發區規劃上三環的道路不允許走廂式貨車而苦不堪言。事后,園區內入駐的多個企業費盡周折與政府各部門反映溝通,才解決了這個難題。
  物流園區能否具有長久的生命力,物流政策尤為關鍵
  物流園區行業政策非常重要,物流園區能否具有長久的生命力和對企業具有吸引力,取決于政府對它的認知程度和支持力度。物流園區在規劃建設過程中,一定要得到國家和地方政府的支持,并有相應的支持導向政策才能成為物流園發展的雙翼,規劃不合理則會成為物流園區發展的阻礙。
  深圳前海灣物流園屬于綜合物流中心,重點發展港口及陸路散雜貨集散、集裝箱中轉、加工、轉運和配運,以及與物流業相關的貨運交易、信息、管理、保險和金融等服務業。
  前海灣物流園區是深圳市重點建設的六大綜合型、集散樞紐型物流園區之一。物流園區位于深港西部通道和蛇口、赤灣、媽灣三大港區陸路疏港通道的交匯處,由月亮灣大道、濱海大道(桂廟路)以及媽灣大道(規劃)、望海路所圍,總面積約8.67平方公里。
  保稅港區的面積3.71平方公里,實行封閉管理。功能包括國際中轉、配送、采購、轉口貿易和出口加工等業務,享受保稅區、出口加工區相關的稅收和外匯管理政策。主要稅收政策包括入區保稅、區內企業之間貨物交易不征增值稅、消費稅等等。
  深圳前海灣保稅港區負責人劉渠城對于政策為深圳前海灣保稅港區物流園帶來的實惠感受頗深。他向記者說:“不管是國家大政策還是深圳政府制定的政策對我們都是極其優惠,比如讓我們貨物通關更加快速便利。集中吸收了其它的海關特殊監管區域的政策功能于一體,具備了保稅區不具備的出口退稅功能,具有出口加工區沒有的港口區域,具有保稅物流園區不具有的保稅加工功能。現在前海灣保稅港區已成為蛇口前海自貿區的一部分,今后隨著自貿區政策的落地,前海灣保稅港區將可以享受到更多的優惠政策,具有更多的功能。”
  物流業是實施國家戰略的重要依托。“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和“長江經濟帶”等國家發展戰略的實施,都離不開物流業的支撐保障。
  在如此優渥的大環境下,能否借助大環境的東風,物流園區還需要在自身的建設方面蓄力。無論是從市場需求、產業優化布局、技術與產業能力提升并輸出,還是生態資源優化、外部資源利用、中小企業發展需要,“一帶一路”都將為物流園區轉型發展提供新的政策機遇期,只要搶占這個風口,未來將有廣闊的前景可為。
  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對外經濟研究部綜合研究室主任羅雨澤看來,物流園區要想從“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獲得新的發展動力,園區必須加強“產業+基礎設施+物流”統籌發展的頂層設計,同時為了規避發展過程中的風險,企業應抱團出海,同時加強信息化建設,提高園區的整體信息化水平。
  飛通易達物流服務咨詢(北京)有限公司總經理王振也指出:“‘一帶一路’”的大政策讓很多物流園區都躍躍欲試,但并不是所有園區都能分得這杯美羹。首先你得有實力,有能力去抓住機遇。”

  部分政策的實施,從另一方面制約了園區的發展
  劉渠城向記者表示,我們的良好發展離不開國家的大政策方針,但有些政策出臺過于倉促,過渡期安排時間不足,給我們整個跨境電商的運營發展前景帶來不穩定因素。劉渠城繼續向記者解釋:“國家下發四八政策中規定實施的“正面清單”及稅收等新政,雖然對行業整體起到了洗牌作用,但通關單、正面清單和關稅三大問題也成為了制衡我們電商發展的三大原因”。
  據記者了解,2016年4月8日起,國家實施了跨境電子商務零售(企業對消費者,即B2C)進口稅收政策,并同步調整行郵稅政策。其中有諸多規定,如政策將對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按照貨物征收關稅和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等。
  據悉,政策中的“正面清單’規定了哪些商品跨境電商可以售賣,不在清單內的商品將無法通過直郵或保稅業務模式進行售賣。沒有批文認證而受限的商品主要集中在海淘市場比較火爆的母嬰、保健、化妝品等品類。另外‘正面清單’發布后,很多跨境電商從業者開始從保稅區搬走不在‘正面清單’上的貨物或無法免稅的貨物,但時間太短,很多貨物無法運出。
  劉渠城說:“稅改過后,跨境電商保稅進口不再按行郵稅征稅,免稅成為歷史,計稅價格后甚至還不如一般貿易(按到岸價格計稅)有競爭力,加上‘正面清單’出爐,更使保稅進口電商品類差異化的可能性大大下降。”
  另一方面,很多政策雖然已經下發,但很多還是未完全落到實處。青海一物流園入駐企業老板張立生向記者說:“之前一直說入園中小物流企業在政府規劃的物流中心進場營業,年營業收入首次達到50萬元、100萬元及以上的,分別獎勵5萬元、10萬元,但是我們很多都達到了卻沒有得到獎勵,還有明明有規定部分行政收費予以減免,但我們現在還在交。”
  據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2016年度物流企業負擔及營商環境調查報告》顯示,52%的企業反映國務院出臺的簡政放權政策基本落實;53.3%的企業反映清理行政性收費政策基本落實;51.9%的企業反映公路運輸“亂罰款”現象有所扭轉。但這一數據也說明政策落實還有較大差距和空間,物流企業對于進一步落實政策、改善環境充滿期待。
  本文同期刊載于9月25日《現代物流報》第3版


阿基里斯试玩